ふじわら希

柠糖:

#橡皮章##重阳节#

重阳刻章有感不吐不快

昨天九九重阳,在家刻了两个章子,一首王维的诗,另一配图是网上找的画。字是真难刻啊,前后好几个小时,不甚满意。

刻章子这门功夫,总是让人感觉很简单却做不好,每次总结了下次要怎样怎样,可是真到了下次的时候,倒很难将理论付诸实践。橡皮不同于石头,它软硬适中,任何人都可以上手,也同样富有表现力,各种精细图案都能在萌萌的橡皮上得以表现。但图案各不相同,怎样下刀,从哪里下刀,这些,全都是定数中有着变数。也正是这些,才让我对刻章又爱又恨,只好日日拜倒在脚下求宠幸啊